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囊邮斋

朋友,让我们一起走进大山吧!山里的味道好极了。

 
 
 

日志

 
 

救救即将消失的“半野轩”  

2009-05-31 06:27:38|  分类: 三山夜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野轩位于福州北门下古埕,今北大路136号,这里原是福建最早的寺庙——建于晋太康三年(公元282年)的绍因寺,距今已1721年历史。寺内有琴石、金鸡井、饮马池等古迹,是汉闽越王时遗址。后来,改称为乾元寺,明代时寺庙废圮,“半野轩”就是过去的部分寺址。 清初,萨氏家族入闽第九世萨与相在此辟为别墅,园地不大,称为“半野轩”。“半野轩”斋名,是沿用萨氏先人在京师时寓所的命名,其意是身在朝廷而心系四方百姓。几百年来,半野轩几易其主,但是每位主人都保留“半野轩”的斋名。或许因为主人无一不是遐尔闻名的人物,无论是他们真心的写照还是假意的宣示,“半野轩”都是不能抛弃的斋名。

  清乾隆年间,半野轩归吴氏所有,加以修建。清光绪年间,由吴继篯将祖传的半野轩进一步扩大,遍植佳种花木,并广置园林之胜景,成为享誉榕城的园林。清代福州地方史志学家林枫《半野轩诗》说:“越王山下宅,有轩曰半野。芳塘荫古槐,菡萏花千朵。水榭俯沦涟,帘隔清波泻。凉飚涤烦膺,微闻落叶下。”这是当时园林的真实写照。郑拔驾《福州旅游指南》中,都曾有专门记载。吴家世代书香,人才辈出。祖辈吴渶,字青溪,生有三子。其次子仲翔,系沈葆桢妹夫,历任广东按察使、福建船政提调、天津水师学堂总办;三子叔章,字维贞,清光禄大夫,福建盐务道。叔章生五子,其四子即继篯,字小铿,号捷皋,自署菊禅,半野轩园林主人,擅书法,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在鼓山题有两段摩崖石刻“恍悟前身”、“参透情禅”。光绪三十四年题有涌泉寺山门楹联:“尘外不相关,几阅桑田几沧海;胸中无所得,半是青松半白云。”继篯生二子:长子吴铎工诗善书,是陈衍的女婿;次子吴宪是世界著名的生物化学家、1948年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首批院士;当今日本棋圣吴清源乃是吴继篯的侄儿。

 全盛时期的半野轩方圆四十余亩,其中辟有十余亩长方形花池,池畔建有亭台楼阁,花木溢香,山石玲珑,极尽园林之胜。进大门,经八角门洞入园,一径通幽,数十株梅花夹道,石凳、石几井然。西北有堂,额曰“非”,临池水榭,即半野轩。山石流泉,一应俱全,以“石头陀”、“层云拥月”、“五湖烟雨归顽仙”为著。荷花盛开之时,秀丽无比。过池塘,有月洞,洞联曰:“一碧未尽;万籁无声。”南有临水船轩,曲亭蜿蜒;五角亭、八角亭点缀其中;翠竹簇簇,桃花红白相间,如入桃花源。园中盛植荔枝树,多达五十株,亦有奇种者。长池有溪意,以钓鲈桥隔成大小两方花池,有无止境之势。

 1930年,吴继籛因破产不得不卖掉占地四十多亩的半野轩的三分之二。1932年,余下的三分之一也转成福建信托地产有限公司财产。

 抗日战争后,半野轩曾成为福建省主席刘建绪的公馆,民国的政要朱绍良、陈绍宽都在此居住过。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半野轩为福州军区机关宿舍和招待所。 开国将领皮定钧、熊兆仁、龙飞虎、程世清等都曾在这里居住。2008年去世的程世清将军,是居住在半野轩里的最后一位高官。这位身经百战的老红军,解放后曾任江西省委第一书记,福州军区副政治委员兼江西军区第一政治委员。他是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九届中央委员,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二级解放勋章。程世清将军有着传奇的人生,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作为东道主的他曾斡旋于毛泽东与林彪之间。“文革”之初,邓小平、陈云等被“流放”江西时,时任江西省革委会主任的他与邓小平、陈云有多次来往。1971年“9.13事件”后,作为林彪亲信的他因“诬告许光达”被隔离审查,1978年后被关押于秦城监狱,1982年底转到福州安置,住进了半野轩。

  可是,半个世纪过去了,由于历史的原因,这里高墙森严,半野轩鲜为人知。

  当今,在周边鳞次栉比的高楼群中,在高高的围墙里,还藏有十多亩宁静的半野轩,可谓硕果仅存。不久前,我是从华林横巷这条小巷经过时,无意间发现半野轩对外开放了,里面开了一家名叫大军会所的茶艺居、酒家,还有左海人家的酒楼。进入园内,不见当年之胜景,唯有驻军离去后空余的营房和临时搭盖、遍地挖沟。林木扶疏处,有几座小洋楼,想是吴氏转手后兴建的或为历代政要居住之处,有的已在前几年重建过。今日,老将军人去楼空。当年园林的遗迹除了尚存一方大的花池数亩外,还有池畔一座石构钓鲈桥、一座石构五角凉亭、一方上有吴继篯题刻的假山石,以及古榕树和石构游廊。

 据了解,半野轩已为某房地产公司征购。2010年,半野轩将彻底毁没,不复存在了。届时,他们将填平池塘建起高楼大厦。

 遥想百年前吴家先人在临池水榭上仰观山石,俯听流泉,品茶赏荷,吟诗作赋的场景,其后人一定有无限感叹;而我在乎的却是“半野轩”名称的消亡,如何解决旧城改造与保留传统建筑是我们这一代人的重任。我想,这一楼盘起名“半野轩”,保留古园林的部分,不必再去另造新景,不就两全其美了吧!但愿如此。

 

         北大路口的半野轩大门。

救救即将消失的“半野轩” - 囊邮斋主人 - 囊邮斋的博客

 

        华林横巷的老门门额上留有别墅名。

救救即将消失的“半野轩” - 囊邮斋主人 - 囊邮斋的博客

 

         池畔的钓鲈桥。

救救即将消失的“半野轩” - 囊邮斋主人 - 囊邮斋的博客

 

           石构五角凉亭。

救救即将消失的“半野轩” - 囊邮斋主人 - 囊邮斋的博客

 

          从不同方向看花池。

救救即将消失的“半野轩” - 囊邮斋主人 - 囊邮斋的博客

救救即将消失的“半野轩” - 囊邮斋主人 - 囊邮斋的博客

救救即将消失的“半野轩” - 囊邮斋主人 - 囊邮斋的博客

救救即将消失的“半野轩” - 囊邮斋主人 - 囊邮斋的博客

 

         石构游廊。

救救即将消失的“半野轩” - 囊邮斋主人 - 囊邮斋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15)|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