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囊邮斋

朋友,让我们一起走进大山吧!山里的味道好极了。

 
 
 

日志

 
 

绝顶峰是鼓山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2012-10-21 08:30:47|  分类: 三山夜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说,“不到鼓山,不算到福州,不看鼓山摩崖石刻,白来到鼓山。”我想,还要加上一句:“不到绝顶峰,不算到鼓山”。

鼓山的最高峰“屴崱峰”,也叫“大顶峰”,取山之高峻之意。国家测绘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是870.3米,这在北方可能算不了什么高度,可在小巧玲珑的福州,可称得上“一览众山小”了。难怪林则徐登顶之后有:“海到无涯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的佳句,绝顶峰之名也因之而来。下面我就恢复绝顶峰的人文景观发表个人看法:

一、绝顶峰的悠久历史

绝顶峰历来为闽中名宦仕子、南下迁客骚人登高揽胜、观云海、望日出的佳处。现在,除吸引我们的是置身于绝顶峰上欣赏逶迤的鼓岭、磨溪山脉或置身于变幻莫测的轻云薄雾外,还有就是那一方方名宦仕子的摩崖石刻。据黄荣春老师调查统计,镌刻在鼓山岩壁上自宋至今的摩崖石刻共565段。除灵源洞是鼓山摩崖石刻的集中点外,绝顶峰的摩崖石刻也是鼓山石刻较为集中的一处,共有28段,其中比较出名的有题于宋熙宁年间(1068—1077年)现存最早的摩崖石刻“鼓山铭”、宋朝理学大师朱熹的“天风海涛”、福建安抚使干办徐鹿卿的“请雨记”;明朝福州知府汪文盛的“青天白日”、镇守福建太监陈道的“成化游记”、清朝福州郡守李拔的“欲从末由”、福州郡守徐元的“鼓顶”、清代诗人兼盐商魏杰的“无与山齐”、民国海军陆战队第二独立旅旅长林寿国的“作平等观”等,还有一方清朝船政大臣沈葆桢的“乐善不倦”更是福州少见的沈葆桢题刻。

其中,朱熹的题刻“天风海涛”演绎着朱熹与赵汝愚个人之间深厚的情谊。宋朝宗室赵汝愚,字子直,宁宗时任枢密院使,进右丞相,与朱熹友谊笃厚,后被谗害,一度被罢相出朝。淳熙九年(1182年),赵汝愚知福州兼福建安抚使,他开浚福州西湖,使侯官等三县上万亩民田受益,朱熹对赵汝愚的举措满心欢喜并极为赞赏。淳熙十四年(1187年)朱熹辞去江西提刑之职来福州拜望知州赵汝愚,其时,赵已从福州调任四川,不遇。于是,朱熹在灵源洞石门题一石刻。五年后,赵重至福州任知州,再次登鼓山,看到朱熹石刻后,赋诗一首,勒于灵源洞“石门”:“几年奔走厌尘埃,此日登临亦快哉。江月不随流水去,天风直送海涛来。故人契阔情何厚,禅客飘零事已灰。堪叹人生只如此,危栏独依更徘徊。”表达了多年政治生涯壮志未酬的惆怅和对师友朱熹的思念情怀,诗中“故人”即指朱熹。尔后,朱熹再登鼓山,见赵汝愚诗,遂取该诗中“天风”、“海涛”四字刻于鼓山之巅。朱熹和赵汝愚在福州一直无缘相会,以题刻来交流友情,他们两人的摩崖石刻,成为千秋文人佳话。宋代以后,文人墨客登临鼓山,无不以瞻仰此题刻为快。

二、绝顶峰的现状

可惜多少年以来,绝顶峰这些摩崖石刻养在深闺人未知。南来北往登临鼓山之客向来只涉足到白云峰半山腰的涌泉寺,而外地的游客多以为鼓山的景致只在涌泉寺一隅。在福州,绝大多数福州人都不曾登上鼓山之颠,真正登上绝顶峰的寥寥无几。倒不是说福州人缺乏攀登高峰的决心与毅力,而是绝顶峰自解放后就成为了“军事禁区”。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知道鼓山山顶驻有空军雷达部队,那时福建是“前线”,海峡东岸的“美制蒋机”常来福州骚扰,市民也常常在睡梦中拖儿带女钻进防空洞,当时的空军雷达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至今,通往绝顶的沿路崖壁上还有“军事禁区  严禁超越”的石刻、“军事重地,游人止步”的告示牌。往往游人一接近禁区,就会被军人劝退,敢拍照的轻则删除照片,重则没收摄影器械。

当然,敢于挑战难度、不畏艰险的登山爱好者不乏其人,一波又一波勇闯绝顶峰、惊魂六十分的探秘者层出不穷。凡此种种,无不给绝顶峰罩上了神秘的面纱,让人心生畏惧,而又令人神往。因此,勇闯绝顶峰的山友在网络上发表的文章用的题目如:《勇闯绝顶峰——惊心动魄的60分钟》、《红旗插上绝顶峰》……

近几年,福州市对鼓山实施“还山于民”的整治工程,拆除各种违章建筑物和新坟,使鼓山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新拓宽、改造的盘山干道被网民称为:“福州最拉风的山路。”新建诸多登山道,利于全民健身,百姓称道有嘉。然而,唯独绝顶峰“不敢越雷池一步”。

三、绝顶峰是鼓山风景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晨登鼓山最高峰绝顶峰,观东海日出,心旷神怡,绝顶峰的人文景观更是吸引着诸多的游客向往。

然而,拥有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4A级旅游景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汉传佛教重点寺庙等“四块国字招牌”的景区还有军事设施的存在,人为分割了鼓山、鼓岭的历史人文景观,显得与“四块国字招牌”格格不入。其实,随着海峡两岸关系的缓和,更重要的是现代科技无比发达,雷达已是时过境迁的产物,是否必需?是否要设在鼓山绝顶峰?实际上,现在绝顶峰上的雷达大部分是提供气象用。人们也没感觉是军事设施的存在,更多的感觉是球体与鼓山环境不协调。

随着福州马尾新城建设和行政中心东移,鼓山风景区也逐步由城郊型向城中型风景区转变,区位优势与重要地位日益凸显。特别是今年2月,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美期间,讲述了发生在鼓山风景区鼓岭景区的“鼓岭故事”之后,鼓山、鼓岭又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良机。我提个大胆的建议,省、市政府借开发鼓岭的东风,让部队退出鼓山绝顶峰景区(宁德三都澳的开放就是最好的例子),开放绝顶峰摩崖石刻,在最高点上建360度全景观景台,不但可以瞭望市区全景,而且也是主城区唯一一处可以远眺大海的地方,弥补了福州作为沿海城市却在市区见不到大海的遗憾,也吻合了省、市政府要求福州发展跨越闽江、面向大海的战略。到时候,可以从东侧修三条登山道上山。这三条线路是:一是从磨溪上绝顶峰;二是般若寺后山龙脊道上绝顶峰;三是从喝水岩后山普雨墓后上绝顶峰。不同体力的游客走不同的登山线路,体力好的从东侧三条登山道上山,体力强的体力差的从鼓宦公路上绝顶峰,方便游人观赏绝顶峰的人文景观。

以上是我的一点意见,望各位专家指正。

 

(10月19日在“打造大鼓山,提升名鼓岭”文化及旅游研讨会上的发言)

 

  评论这张
 
阅读(955)| 评论(3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