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囊邮斋

朋友,让我们一起走进大山吧!山里的味道好极了。

 
 
 

日志

 
 

穿越飞鸾岭古道  

2013-12-29 21:45:08|  分类: 游走四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友三人禾、易得来是李拔迷,得知飞鸾岭有李拔“西南屏蔽”摩崖石刻后,组织了几个博友登飞鸾岭。后来,易得来身体不适,临时退出。今天,我们四人徒步穿越宁德蕉城南路官道—飞鸾岭古道。
       我们从福州坐班车到罗源县,再花三十元钱包一部的士到起步镇蒋店村。蒋店村海拔二十米,距县城四公里,与宁德市蕉城区飞鸾镇一山之隔,是我们今天徒步穿越的起点。沿着福宁高速“罗源北”收费站旁的村道进村,五十年代104国道建成前,蒋店村是一处交通要道。南来北往的人员都要经过蒋店村,才进入飞鸾岭官路。因官路路途遥远,村里轿夫、挑夫、驿站,应有尽有。岭下有三源桥、歇脚的三源亭、半岭设有住宿客栈,半岭亭。 

  罗源、宁德(今蕉城区)两县交界的飞鸾岭古道是福州到浙江温州永嘉的温福古道的一段,建于唐天宝年间,盛于宋代。千百年来,宁德县城往福州的陆上通道由县城出发,到邻县罗源,再达连江县境。最后,抵福州。  

  宁德县当地人称飞鸾岭古道为南路官道,是西路官道白鹤岭道开辟之前,北上江浙、南下福州的必经之路。南路官道起点在宁德县南门外战场桥,经土堡亭—下宅园—晡下岗(后岗)—古溪泽民桥(黄瓜桥)—凤仙桥(洋尾桥头)—蚶岐—秋竹岗(车里湾)—官前铺(二都村)—飞鸾—蒲岭—可坑里(向阳里)—南阳楼—五福亭—飞鸾岭关,入罗源界,过蒋店、桂林,至护国乡(起步镇)为止。南路官道以朱溪、飞鸾岭两段最为著名,朱溪路段开辟的时间比飞鸾岭路段要早得多,位置大致在今城南镇的蚶岐村车里湾自然村(秋竹岗)一带,地理位置重要,自古以来就是一都、二都的交界地段,今天的飞鸾镇、城南镇也在这里分界。

  南路官道地势平坦,一路通途。但美中不足的是,当年飞鸾是一片大海湾,南来北往商旅要经过“涛浪汹涌,蛟鳞出没”的飞鸾渡,这种冒着生命危险的行旅,使人胆战心惊。据宁德县志记载,宋宝庆年间(1225年—1227年),新任宁德县主簿丁大全主持开凿白鹤岭官道。这条官道由蕉城西门翻越白鹤岭,过界首抵罗源叠石,直达护国乡。白鹤岭道大大缩短了通往福州的路程,方便通行。因此,逐渐替代了南路官道的交通地位。南路官道从此行人寥落,日渐荒废。

  后来,有人从风水学角度指责白鹤岭官道的存在为“白鹤带箭”。认为,丁大全有意破坏宁德县风水。因此,自开辟西路官道白鹤岭道以来,“邑中人文寂寥”。故有“邑人佥云旧路坦而近,甚便,且改由白鹤以后,毓秀不如昔”,“宜复如旧”之说成为县民乐议的话题。沉寂了大约三百年后的明嘉靖13年(1534年),时任云南道监察御史的陈褎归隐在家,他力倡重开南路,并亲自与“耆民”林庄实地察看,而后撰写了《募开南路记》一文,得到时任宁德知县叶稠的全力支持。叶稠筹集资金,招募工匠,全力以赴。于同年11月开工,次年夏告成,新任福建巡按御史白贡对此大为赞赏。后来的几年间,沿路驿馆、铺递也相继得到恢复。

  耗费巨资修复了南路官道以后,“不利风水”的白鹤岭官道也被彻底堵塞。但又出现了新的问题,堵塞白鹤岭官道,导致周边村民进城不便,怨声载道。迫于压力,县府只得重开白鹤岭路。明嘉靖42年(1563年),南路官道因倭乱再废。到了崇祯3年(1630年),庠生杨文炳等以“青鸾既变,士气不扬”为由,再次开辟南路官道,时任湖南桂东知县的邑人崔世召闻讯,欣然命笔《闻南路复开志喜》。地方士大夫对“南路开辟”极其热衷,地方百姓对白鹤岭官道的堵塞却是极度不满,白鹤岭后村民再次上控省衙,得到批准。时任宁德知县杨定国奉文重修白鹤岭道,“而朱溪官道复废。”

  正是由于上述原因,二百余里罗宁古道上多有分支路。一是开辟于南宋的白鹤岭道,二是飞鸾岭道,三是福源岭(今凤凰山)岭道。四是飞鸾镇岚口村有古道接福源岭,沟通南路官道和西路官道。

  从清代开始,白鹤、飞鸾官道之争总算尘埃落定,不再重演,白鹤岭恢复通行,依然商旅繁忙。而南路官道也继续发挥着自己的作用,直至上世纪五十年代随着104国道通车,才渐渐淡出人们视线。

  上述古道中至今白鹤岭古道仍为宁德岭头三个行政村(岭头、叶厝、田中)和罗源河洋等山区村民来往于宁德的主要通道,并成了宁德城区市民登山踏青和众多的驴友们徒步寻古之途;福源岭(今凤凰山)岭道仅成为村间的通道,偶有驴友经过;而蕉城南路官道北段已被104国道、罗宁高速公路分割成碎段,日渐荒废。只有热爱探险的驴友才会费尽周折在南段飞鸾岭留下难得的足迹,除此以外难得一见行人。飞鸾镇岚口村古道由于近年部分古道被毁建公路,所存无几。

  我们走在飞鸾岭起点上,看到新铺的水泥、石块相间的台阶,估计是修建飞鸾岭隧道时改道的,很快进入洒满松针的古道。然而,好景不长,仅十来分钟的路程就进入长满芦苇的古道。窄窄的山道,我们一路上劈荆斩刺,好在路迹清晰,偶尔还露出宽阔的路面,对于我们走线的人来说,路迹清晰就够满足了,走了三公里左右来到飞鸾岭关。

  飞鸾岭因地处罗、宁两县之间,地理位置重要,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明、清两代均有官兵把守,历史上曾有过三道关卡,这座飞鸾岭应该就是历史上三道关卡之一吧!飞鸾岭遗址犹存,一扇青石拱门,两边残存的块石叠成的石墙上爬满藤萝,一派荒废景象。

  从飞鸾岭关上去十分钟的路程就是垭口,路口有一右转的岔路,是上水门楼水库的土路,垭口海拔四百九十米,是古道的最高点。历史上,罗宁两县地方官员曾多次修缮飞鸾岭官道。清康熙39年(1700年) 福宁总兵李守臣、罗源知县陈于宣主持拓修飞鸾岭官路,加铺石板石块,拓宽路面。李守臣还亲自撰写《倡修飞鸾岭道路碑》。垭口古道上平卧着一块约两米五长的石碑,不知何因,碑身、座分离,碑座在几百米外的垭口下的水库旁。历经风雨,古碑字迹已模糊不清,难以辨认。经我们用水清洗,发现这块石碑正是清康熙年间李守臣《倡修飞鸾岭道路碑》。

  走下坡,经过水库上游,这里是一路上唯一的涓涓细水。于是,就地煮饭。

  进入北坡,南北坡差异太大了,这里是平缓的山道,很快就来到五福亭。五福亭是飞鸾岭北坡宁德方向上的一座石凉亭,屋顶已坍塌,残留的四面石墙依然鼎立。周围荒草凄凄,一片狼藉。五福亭里西墙树立着三块古碑,地上倒着另一块古碑。这四块石碑记录着这座亭子一百多年来的沧桑兴废,时间最早一块为《蔡氏重修飞鸾岭建亭记》,碑文为清乾隆42年(1777年)举人、山东招远知县阮芳潮所撰,记录了道光10年(1830年)正月,蕉城蔡氏家族捐族产重修飞鸾岭道、建造五福亭的感人事迹。还有两块石碑并排而立,是同时期树立的重修《起步岭碑》,这是五福亭石碑中保存最好的两块。另一块倒在地上的碑文记录了光绪5年(1879年),宁德、福安、寿宁三县茶商捐资重修飞鸾岭路的过程,内容详细,弥足珍贵。走出五福亭,开始下坡,这里的古道约有二点五米宽,两旁少有芦苇,有了当年国道的味道。

  飞鸾岭附近还有一座南靖关,明嘉靖16年(1537年),开辟南路时设立。当时,曾派兵把守,后因改道,关随之废弃,明、清地方志没有记载南靖关的确切位置,我们无处寻找。

   南路官道飞鸾古道周边没有峻俏的山崖,无法吸引过往诗人的目光。所以,南路官道所留下的名家题咏、摩崖石刻无法与白鹤岭官道比拟。现存诗作约有二十余首,题刻也仅有清福宁知府李拔手书“西南屏蔽”四个字摩崖石刻。然而,一路寻找过去就是没见到李拔摩崖石刻。岭上本有《罗宁交界碑》,也没见到。

  1点40分,我们从飞鸾镇向阳里村出山。全程共花了近五小时,没有难度,也没有强度。扣除在三处古迹清理、拍照约一个半小时,中午煮饭一个小时的时间,实际穿越两个小时。


 

 

         起点——起步镇蒋店村。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古道前,倚在高速栅栏旁的三源桥古碑。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三源亭前还有一块古修官路碑。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经三源亭进入古道。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山脚就是原国务院总理李鹏题字的飞鸾岭隧道。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洒满松针的古道。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一路上,披荆棘三公里左右。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沿途新建的小庙。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飞鸾岭关。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抛弃在垭口古道上的清康熙年间《倡修飞鸾岭道路碑》。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碑座在几百米外垭口下的水库旁。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要经过水库上游的两座拱桥。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北坡宽阔的古道。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北坡的五福亭。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五福亭内四块古碑。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进入向阳里村之前的古道。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进入向阳里村之前古道上的古榕树。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从古道望对面山头上的飞鸾岭隧道北出口的福宁高速。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向阳村的古道出口。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向阳 。
穿越飞鸾岭古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评论这张
 
阅读(1617)| 评论(4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