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囊邮斋

朋友,让我们一起走进大山吧!山里的味道好极了。

 
 
 

日志

 
 

汤院郑性之墓的质疑  

2013-03-26 06:56:56|  分类: 游走四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沙镇汤院村全村郑姓,无外姓。这位热心的郑姓村民专程带我们到离村两三公里外的洋石村橄榄山寻找郑性之墓,由于村里仅有一位村民知道该墓的确切位置。于是,顺路到公路旁的那位村民家里问了个仔细。然后,他带我们上山。橄榄山就在116县道旁,正在开发成橄榄农场,有一条新修的水泥路通到不远的坡顶,坡顶上有一座民房,车子就停在那里,徒步进山。本是直直走进山,而我们拐向右边,山形是那位村民描述的那样,就是找不到郑性之墓。于是,热心的郑姓村民又打手机与那位村民联系,那位村民立即骑着电驴赶来带路。从民房左边土路走进去,不远处就看到山路下一座墓前有两块石碑,后到的那位村民告诉我们,那就是郑性之墓。

       福州人一定对三坊七巷中的吉庇巷不陌生,吉庇巷原名魁辅坊,又称为魁辅里。宋代以后,又有“橘皮巷”、“急避巷”等名,都因与郑性之有关。

       吉庇巷的得名有一个典故,宋代,福州有个叫郑性之的落魄读书人,住在橘皮巷清风堂。虽然,他考过秀才,但仍然靠卖字为生。福州有农历十二月廿四“祭灶日”的风俗,祭灶日这天灶君要上天向玉皇大帝禀奏人间的事情,百姓都要在这一天祭祀灶君。 

       这一天,郑秀才囊中空空,只好到肉铺赊一斤猪肉。适逢老板不在,老板娘自作主张赊肉给郑性之。老板平时最看不起读书人,知晓此事后。顿时,心中起怒火,拔腿就往郑家跑去。

  这时,郑性之的娘子正在煮肉。老板舀起还没熟的肉倒进水沟。说:“我把肉赊给你,还不如让狗吃了!”郑性之要与他理论,被娘子劝住:谁叫自己没钱呢?这一年祭灶,无供品可祭。郑性之心里愤愤不平,拿过纸笔,画了一匹马和一支马鞭,又在旁边题一首诗:“一匹白马一支鞭,今夜送君上青天。玉皇若问人间事,为道文章不值钱。”然后,同旧的“灶君花”一起烧了。

  第二年,恰逢大比,郑性之中了举人,又进京会试,为嘉定进士第一,初为吏部侍郎,累官至参知政事。

       郑性之中了状元后,衣锦还乡。在吉庇巷碰见那个肉店老板,老板便问他:“是郑秀才来了吗?”郑性之便叫手下把老板五花大绑绑到府中,悉数点了他多条罪名,随即杀了他。之后,人们害怕无端惹祸,只要是郑性之出入,市民都纷纷躲避,“自是出入,巷无行人”。因此,得名“急避巷”。后来,演变为“吉庇巷”,包含里巷人家平安祈福之心愿。

       郑性之生于宋乾道八年(1172年),卒于宝祐三年(1255年),终年84岁。据资料记载,郑性之墓在闽侯县白沙镇汤院。近年,下洋与石人浦两个自然村从汤院村分出,组成洋石村,现郑性之墓属于洋石村地界。从白沙过去的话,先到洋石村,后到汤院村。

       郑性之墓,建于明朝,清重修。据说,郑性之神道在石人浦自然村下面,后毁,从石人浦村名来看,有点可信。现墓体为近年水泥翻修,已无古墓的韵味,墓碑为神道碑。墓埕前立有两块石碑,一块为1989年列为闽侯县文物保护单位后立的保护碑,一块为闽侯鸿尾乡超墘村郑氏宗亲以郑性之名义所立,遗憾的是,缺少历史知识竟将“嘉定”刻为“加定”。从郑氏宗亲所立的碑文中可看出是墓中的神道碑是其曾祖的神道碑,不是郑性之神道碑。使我产生质疑,难道这座墓是其家族墓?但从墓的规制来分析,四圹墓仅能葬至其祖父一代,不可能葬至郑性之,四代人需八圹,而四圹墓明显容纳不下。而在长乐市江田镇三溪村存有郑性之神道,神道原有翁仲两对、石兽三对,雕刻艺术高超。90年代初经省文物鉴定小组定为国家二、三级文物。后被盗文官、武将各一尊,石马一匹。

       这两处郑性之墓葬孰是孰非?

       不光郑性之墓的质疑,郑性之为何方人氏,自宋以来更是莫衷一是。相传,宋代长乐福湖人郑可大带子天将、孙永年定居于闽清樟马清溪旁的石郑村。后永年娶妻生子郑性之(初名自诚),郑性之长大成家后又举家迁居闽清四都碓垄里(今三溪乡前光村)。1208年,郑性之从这里进京参加殿试取得状元及第。

       明黄仲昭的《八闽通志》说他是“侯官人”;清乾隆《长乐县志·人物》称他为“长乐十都人,徙居侯官。”据《闽清县志》载:“郑性之初名自诚,后避理宗潜邸旧名。遂以字行号毅斋。按中兴馆阁作闽清人。初学于建阳朱子,朱子询其名,叹曰:‘好大名大字’。性之由是自励,朱子奇之。登嘉定元年进士第一。授承事郎,历签书奉国军节度判官……”《闽清郑氏宗谱》称郑性之为闽清人。

       还有一说,郑性之是白沙镇汤院村人。遗憾的是汤院村的族谱毁于火灾,已无从寻找。

       看来,这些只能留给专家探讨。


     

 

汤院郑性之墓的质疑 - 囊邮斋 - 囊邮斋
 
汤院郑性之墓的质疑 - 囊邮斋 - 囊邮斋
 
汤院郑性之墓的质疑 - 囊邮斋 - 囊邮斋
 
汤院郑性之墓的质疑 - 囊邮斋 - 囊邮斋

       

  评论这张
 
阅读(708)| 评论(4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