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囊邮斋

朋友,让我们一起走进大山吧!山里的味道好极了。

 
 
 

日志

 
 

龙岭顶 ——留下的是回忆  

2013-10-08 20:37:12|  分类: 游走四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岭顶                           ——即将消失的记忆 - 囊邮斋 - 囊邮斋 

       龙岭顶,一代老福州人的记忆。

       琉璃瓦顶的“龙岭顶”牌坊静静地矗立在学军路、洋中路、延平路的三叉路口,当我穿过牌坊,百年前的时空立刻定格在此。

       龙岭顶是福州台江区大庙山一段低矮的山麓,本是树木参天的荒野之地。后来,慢慢地建起了民房,成为了人口密集区。我拾级而上,一路皆是石板路。上龙岭顶只有石阶,无论是谁,都得乖乖地一步步走上去。闹市中宽阔的马路都让给了汽车,行人没有一席之地。只有在这里石板小路,行人才是城市的真正主人。沿着石板台阶走到坡顶,坡顶是一个石板铺就的百余平方米的小广场,一棵老榕树庇荫着小广场。盛夏时节,这里是纳凉的好地方。至今还能使用的古“三穿井”就在小广场中,东边就是有两百多年历史的“圣武庙”(关帝庙)。1928年,台江工人在中共福州地委的组织下,在关帝庙里成立福州店员总工会。此后,关帝庙又几经易主。随着岁月的变迁,曾经是龙岭顶小学,后来是台江区党校所在地。现在,又改为幼儿园。 

       小广场汇聚了三条石板小路,往南通往上杭路,往北通往学军路,往西南通往大庙山弄。

        从小广场往南踏着石阶下龙岭顶,中段拱形门洞前有一座有二百三十多年历史、火场中劫后余生的小小的“邓柳总政府”庙。据在场的老人说,庙里有“三穿井”,不论如何干旱,这口井的水从未干过,井水甘甜且可以治疗麻疹等皮肤病。2009年,我参加由《东南快报》组织走上下杭活动时,没有发现此井,幸亏这位老人提醒,我从圆形窗里拍到了此井。蜿蜒曲折石板小路两旁本是密不透风的棚屋区,加之小庙刷的红红的颜色,给人阴森森的感觉。现在,老屋先走了,眼前一片光亮,穿出窄窄的巷口,眼前豁然一亮,便到了上杭路。

        福州曾有一句老话:“买田要买鼓山下,买房要买龙岭顶”,龙岭顶就是这里。历史上,台江沿江一带经常遭洪水淹,惟独地势高的龙岭顶安然无恙。因此,当时的富商巨贾纷纷在龙岭顶置地建厝,那时住在龙岭顶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今天,当我漫步龙岭顶,依然能从那布满青苔、斑驳陆离的墙体窥见这里曾有过的繁华。而如今,这里成了名符其实的棚屋区。尽管如此,居住在龙岭顶的老人们,说起龙岭顶的历史还是很兴奋。

       古人对消防也是十分重视,至今我们还可以在北坡的平和里弄口看到一口由石板围成的消防蓄水池,石板上刻有四个隶书大字:“永远无虞”。遗憾的是,后来蓄水池上搭盖了房子。在大庙山弄后半段,也有一口“以心轩公置”清同治年间的消防蓄水池,池里至今还蓄有水。

        然而,2010年3月22日下午南麓的一场大火,对龙岭顶人来说是一场噩梦,好在圣武庙高大的四面封火墙挡住大火,为消防消防官兵留下充裕时间,北麓才免遭殃。东边被高氏文昌阁封火墙挡住大火,上杭路免遭火灾。这场火灾过火面积逾四千平方米,有九十多户人家受灾。消防部门调集了台江、特勤、鼓楼、仓山、晋安、战勤保障五个大队的十一个中队,三十二部消防车,共一百九十二名消防官兵赶到现场扑救火灾。火灾过后,灾民得到妥善安置,火场将重新规划。这几年来,火场成了市中心的一片绿油油的菜地。

        这次,龙岭顶也列入上杭路、下杭路改造范围,将建成为龙岭顶民俗休闲区。目前,人们正忙着签订拆迁协议。望着大庙山上民国年间用于火灾鸣警的瞭望楼,追忆似水年华,愿龙岭顶的明天更美好。 

 

 

 

          北坡上的老房子。

龙岭顶                           ——即将消失的记忆 - 囊邮斋 - 囊邮斋
 
              平和里弄口一口消防蓄水池,石板上刻有“永远无虞”四个隶书大字。
龙岭顶                           ——即将消失的记忆 - 囊邮斋 - 囊邮斋
 
            到了坡顶。
龙岭顶                           ——即将消失的记忆 - 囊邮斋 - 囊邮斋
 
          关帝庙。
龙岭顶                           ——即将消失的记忆 - 囊邮斋 - 囊邮斋
 
           坡顶上的三穿井。
龙岭顶                           ——即将消失的记忆 - 囊邮斋 - 囊邮斋
 
            坡顶上的老屋。
龙岭顶                           ——即将消失的记忆 - 囊邮斋 - 囊邮斋
 
           西南向的大庙山巷。
龙岭顶                           ——即将消失的记忆 - 囊邮斋 - 囊邮斋
 
             大庙山巷里清同治年间的消防池。
龙岭顶                           ——即将消失的记忆 - 囊邮斋 - 囊邮斋
 
           西边火场。
龙岭顶                           ——即将消失的记忆 - 囊邮斋 - 囊邮斋
 
            邓柳总政府。
龙岭顶                           ——即将消失的记忆 - 囊邮斋 - 囊邮斋
 
           庙里的三穿井。
龙岭顶                           ——即将消失的记忆 - 囊邮斋 - 囊邮斋
 
          庙南向的封火墙在火灾中起了封火的作用。
龙岭顶                           ——即将消失的记忆 - 囊邮斋 - 囊邮斋
 
          大庙山瞭望台。
龙岭顶                           ——即将消失的记忆 - 囊邮斋 - 囊邮斋
 
          南坡出口。
龙岭顶                           ——即将消失的记忆 - 囊邮斋 - 囊邮斋
 
 
 
 

 
  

  评论这张
 
阅读(755)|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