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囊邮斋

朋友,让我们一起走进大山吧!山里的味道好极了。

 
 
 

日志

 
 

多灾多难的法海寺  

2014-07-12 08:55:13|  分类: 宗教建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灾多难的法海寺 - 囊邮斋 - 囊邮斋

            福州于山西北面罗山之麓的法海寺创建于五代后晋开运2年(945年),初名“兴福院”,宋大中祥符年间(1008年—1016年)始改今名。
       一千多年来,历经沧桑,几经蒙难。宋政和7年(1117年),曾被改作“神霄宫”。宋宣和元年(1119年),又改为女真观。南宋建炎元年(1127年),复为法海寺。明初,该寺被当局占用以储军器,明正统2年(1437年)重建。明嘉靖初(1522年)举人高叙废寺为宅,后为侍御蓝济卿居所之事。明万历27年(1599年),济卿之孙蓝圻从僧悟宗之劝舍宅为寺。清同治年间(1862年—1874年),僧心法渡海赴台湾募捐,重修寺宇。此后不久,为俗家所侵占。直至1928年,圆瑛法师主持雪峰崇圣寺时,才收回加以重修,作为雪峰寺廨院。内战期间,又沦为驻军之地,盘踞殿堂,驱僧侣。接着,先是办市小学。后来,佛教会创法海中学。“文革”中,佛像等一切陈设悉遭破坏,寺院被工厂、机关等占用。1976年,粉粹“四人帮”后,落实宗教政策,将寺院退还佛教界,并重加整修。 然而,好景不长。2011年2月7日凌晨,一场恶运降临千年古刹法海寺,木质结构大雄宝殿发生火灾,火势蔓延迅速,短短几分钟内整个大雄宝殿被熊熊烈火包围,屋顶被大火烧塌,法堂也被引燃。据媒体报道,当晚福州市消防支队指挥中心共调集鼓楼、台江、特勤三个大队的六个中队、二十一部消防车、一百四十七名官兵赶赴现场,奋战一小时,大火被完全扑灭。所幸火灾未造成人员伤亡,南面的大悲楼和北面的天王殿没有过火,大量宝贵的经书和文物也得以保全。
       法海寺坐南朝北,现存建筑物为清代光绪年间重建。主要建筑有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法堂、大悲楼等,多灾多难的法海寺至今元气未恢复。2011年2月被火灾烧毁的大雄宝殿、法堂至今还是一片废墟,尚未复建。这几年,仅在每月农历初一、十五对外开放。  
       我们可以从法海寺弘发楼北围墙上四块古碑和一块新碑中,了解法海寺的兴衰历史:
       1、明朝万历31年(1603年)屠隆撰、欧阳序书之《晋安中兴罗山法海寺碑》。 
       此碑现嵌于弘法楼北面围墙上,高305公分,宽95公分。18行,行51字。字体为隶书,有异体字,有篆额。
多灾多难的法海寺 - 囊邮斋 - 囊邮斋
     碑文:
         晋安中兴罗山法海寺碑
  赐进士第、礼部仪制清吏司主事、四明屠隆撰
  将仕佐郎、福州府照磨、庐陵欧阳序书并篆
  晋安法海寺,亦名罗山堂,五代时丛林号最盛。高衲嗣法、列名传灯者如云。初,道闲禅师参岩头,言下顿悟,领众千数,实开兹山。后绍孜、义因、义聪,并以名德,衣钵相承。闽南称选佛场必推法海。由宋历元,香火不绝。至肃皇帝时,寺稍就衰,豪家因侵为苑囿。宝坐莲台,沉于寒雨;玉毫金相,弃之土灰。昔时结夏修腊、晨梵夕呗地,一旦化为酒肉丝竹淫哇之场,过者凄恻伤焉。更数主而转属侍御蓝公为别业,公以直言忤时宰,归,垂橐萧然。至孙圻,遂挈八口就栖焉。圻为诸生有名,寻读内典,畅晓宗乘,洞明因果,慨然曰:“古人舍宅为寺,吾以寺为宅,可乎?虽递易递改以及于我,罪不由己。顾念觞斯咏斯、歌斯哭斯,实畴昔三宝地也,乌所逃业?且舍复还宝所,予志也。而奈别无一茆以盖顶何!”会善士张君思沧、孝廉徐君、前将军张君奇峰、上人悟宗与诸檀众共襄缘事。太学洪君士英以其尊人所祀三宝诸象送供,且捐金焉。蓝君遂忻然舍宅,而黄君公键施大乘经若干部,而提举施君天经、文学林君昭锡各舍百金,一时当路各捐俸为助,及乡宰官、长者、居士各量力布金,于是殿宇金像、焕然一新。而户部郎陈君长勉复捐百金,庄严金身丈六;廷尉曹君学、大令陈君一元、户侯蔡君炳助缘有差。呜呼!蓝君不难去巢穴而复宝坊,诸贤翕然发弘愿而襄胜事,盛矣。夫佛者,觉也,觉迷则无罪不消;法者,舍也,能舍则无法能缚。诸君子觉矣、舍矣,不独共跻胜果,抑令侵牟阐提无间之业得从末减,檀波之所及者弘伟矣。
  万历癸卯秋九月望日
  募缘首事:金绍庆、王兴、陈标、陈洲、方邦荣、郭应选、刘应万、徐、林荣、林从诚、蔡炳、吴炯、余廷俊、王至仲、王享仲、丘一槐、陈普传、陈一鹤、黄熙谟、林有津、林万缘、董时孝、郑、郑瑛、郑梦举、杨道华、袁希朱、陆大绅、林肇璧、林尚春、林春、林应达、李文桢。
           2、万历40年(1612年)谢肇淛撰、徐(火勃)书之《重建罗山法海禅寺碑》。
       此碑原立于天王殿,今嵌弘法楼北面围墙上。高205公分、宽85公分。16行、行40字。字体为正书,有篆额。
多灾多难的法海寺 - 囊邮斋 - 囊邮斋
      碑文:
         重建罗山法海禅寺碑
  赐同进士出身、承德郎工部营缮清吏司署员外郎事主事、长乐谢肇淛撰
  福州东南罗山法海寺,建于晋开运之二年,时道闲禅师开山阐教,法嗣代兴,历宋元至今七百祀,屡废屡复,香灯无改。至明嘉靖初,孝廉高叙据为别业。连云宝刹,变成歌舞之场;摇日法轮,委藉烟霞之径。卧毗沙于秋草,沉定水于劫灰。见者伤心,言之扼腕。岂期法不终夷,灯难顿熄,展转易主,遂属侍御蓝公济卿。至侍御孙圻,具大智识,发菩提心;悟浮沤之不恒,悼宗风之久坠。慨然尽舍归寺,以忏罪悔,以祝天子万年。于是四方慕义云集,宰官护法,长者布金,庀材鸠工,物力咸具。
  法师悟宗上人,性行坚忍,戒律苦严,向在鼓山,辟开洞壑。雪瓢云笠,处处孤踪;木屑竹头,事事得理。不数年间,门廊殿宇,秩然一新。百年宝所,复还旧观;丈六金身,重开初地。虽空门无相,不灭不生,而起念分头,即佛即鬼;洵无量之法力、旷世之盛举也。经始于万历己亥而迄壬子。维时郡人谢肇嘉其精谛而乐其成,为之铭曰:
  “瞻彼罗山,荟蔚朝,隍带川。既辟珠林,云楣,称兜率天。藏舟之壑,狻猊夜吼,金人则迁。酸风射眸,鹫飞于桑,鸡栖于莲。歌斯哭斯,神之听之,苟亦无然。煌煌骢马,天笃克世,靡愿弗坚。飘如振稿, 恝如脱屣,慈割爱镌。惟宗上人,不遑启处,革蚀衲穿。累寸为楹,积铢成堵,石砻陶甄。巍巍峨峨,如鸟斯革,彤牖辉鲜。赫赫金身,日光霞彩,飞动阗骈。彼翠、山霭炉气,无云斯烟。金钟宝铎,松涛竹韵,无籁斯传。譬彼甘露,熄兹火宅,何福不田?圣教大力,侔天极地,永万斯年”。
  里人徐书, 莆田联煌勒字。
             3、清光绪12年(1866年)高福康撰、裴书之《重建罗山法海寺碑记》。
       此碑现嵌于弘法楼北面围墙上。高240公分,宽85公分。14行,行30字。字体为正书。有篆额,碑额上方有双龙抢珠浮雕,中刻“皇清”两字。
多灾多难的法海寺 - 囊邮斋 - 囊邮斋
         碑文:
       重建罗山法海禅寺碑记
  中议大夫三品衔、浙江同知、侯官高福康撰
  奉直大夫五品衔、内阁中书、闽县裴书
  闽城东南隅,有古禅林曰法海。考载籍,创自五代孟氏舍建。石晋名兴福院,宋祥符中始易今名,有明兴废数矣。里人赵世显辈,有罗山金积园、万绿堂诸诗,盖为文人学士觞咏地久矣。然其地前临市廛,后依山麓,无胜可纪而能历古常存,虽由人力,抑亦神灵呵护欤。国朝以来,兴废又屡更矣。同治间,住僧心法慨然有兴复志,渡台捐募,遭风舟几没,远见神灯,旋帆趋之得到岸,全百馀人。山门客堂以成,佛之灵如是。康稔闻其异而未见寺之废也。丙子秋夕,梦佛招入寺,见金身剥落,缁众无完衣,晨起往观悉符,乃恻然捐修金容。因思兴建而艰独力,谋诸同里李迪臣太守,合力倡捐。住僧妙镜亦偕其徒慈悟出募,事以渐举。监工庀材则林子述任之。大雄殿、天王殿、法堂以次告成。适岁大旱,将军长白穆公偕大府来祷,得甘澍,穆公感焉,建大士阁、大悲楼,工遂蒇。计经始至落成,适岁一周,糜金钱万数千缗。千馀年古禅林顿复旧观。康职其事者,谨志之告来许焉。
  大清光绪十二年三月,住持妙镜,监院慈悟立石。
            4、清乾隆54年示禁碑。
       此碑现嵌于弘法楼北面围墙上,高116公分,宽63公分。12行,行25字。字体为正书。
多灾多难的法海寺 - 囊邮斋 - 囊邮斋
      碑文:
         特调福州府闽县正堂、加五级纪录十次李,为佥恳示禁等事。
       本年十月十五日,据杨学成、叶维镛、徐清兰、庞承璋、孙大澜、林孔信、庞文雄、张瑞雄、郑昌辉、陈得才等具呈词称切,通津铺地方自唐建立法海寺古刹名区。寺之左边设建天地水三官宝殿,因历年久远,栋宇榱崩。成等劝募重建,现已落成聿新,诚恐无耻游民入庙作践,秽亵神宫,请乞给示,严禁等情到县。据此除批示外,合行勒碑永远示禁。为此示仰所属军民人等知悉:自示之后,倘有不法棍徒,故违不遵,仍前入庙赌博饮酒、袒身睡卧、喧哗秽亵、作践滋事者,许该寺僧协同地保擒拿指禀,赴县以凭究处。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乾隆五十四年十月二十二日给。
       此碑中称法海寺建于唐朝,不确切。所述寺之左边曾建三官殿,其遗址在今福州市佛教协会办公楼之前。
       5、法海寺弘发楼北围墙上另有一块新碑,高240公分,宽84公分。字体为正楷。14行,行40字,即杨贡南撰《重修罗山法海寺碑》。
  惠安匠人草率镌刻此碑,碑文中“贫寒子弟多受惠成隽才”句,漏刻一“隽”字。“寺”字数见,皆缺末笔。成品不到三十年,有的字迹已凐灭,成为历史笑料。
多灾多难的法海寺 - 囊邮斋 - 囊邮斋
           碑文:
    重修罗山法海寺碑
   吾州多寺院,论者群推五大丛林,唯皆处荒郊岩壑间。其位会垣之中者,罗山法海寺最为宏伟。寺建于五代后晋开运之二年,道闲禅师开山于此,初名兴福院。师参岩头,言下顿悟,领众千数,列名传灯。罗山背枕九仙山,邻定光塔,介城台之交,为吾州胜地。宋大中祥符间改今名。政和七年,更为神霄宫,旋仍为寺。逮明中叶,豪家侵为园苑,数易其主。至蓝忻舍宅,乃复为寺。万历中徐、曹学等募缘重建。屠隆、谢肇先后撰碑纪其事,谢碑今尚存。清同治己巳,心法禅师重修,其徒继之,十年而后竣。民国十七年,圆瑛大师主雪峰崇圣寺,时莅兹弘经,启建道场,整修圣象,自是为雪峰廨院。后十馀载,内战频仍,沦为驻军之地,盘踞殿堂,驱僧侣,处其左右厢。先是市小学,亦占用大悲楼,寺名存而濒于亡矣。解放前二年,前佛教会创法海中学于寺之左厢,以树人为布施,贫寒子弟多受惠成(隽)才。本会亦设于寺内。十年浩劫,文物荡然,工场民居,纷纷侵住,皇皇梵宇,面目尽非。拨乱以来,政府扶持,佛光覆被,力排艰阻,复旧观。古刹千年,重光一旦,又岂始料之所及哉。
  夫万法无常,成坏递嬗,稽诸史乘,象教之隆替,率系时代之盛衰,非逢中兴,安有今日?其所谓殊胜因缘也欤。因叙其沿革,勒诸贞石,俾知创业之不易、史迹之悠远、明时之幸遘、光复之艰难,绍隆增华,勉哉来者!
  公元一九八六年十月,中国佛教协会福建省分会立,里人杨贡南恭撰并书。
          2009年,我曾到法海寺拍了一些照片,由于当时没有及时上博客。不经意间,当时所拍的大雄宝殿、法堂成了老照片。
 
 


            寺内“罗山”摩崖石刻。
多灾多难的法海寺 - 囊邮斋 - 囊邮斋

           弘法楼前的碑墙。
多灾多难的法海寺 - 囊邮斋 - 囊邮斋
 
 
        现存的天王殿。
多灾多难的法海寺 - 囊邮斋 - 囊邮斋
 
 
         已烧毁的大雄宝殿旧影
多灾多难的法海寺 - 囊邮斋 - 囊邮斋
 
 
         已烧毁的法堂旧影。
多灾多难的法海寺 - 囊邮斋 - 囊邮斋
 
          现存的大悲楼。
多灾多难的法海寺 - 囊邮斋 - 囊邮斋
 
多灾多难的法海寺 - 囊邮斋 - 囊邮斋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