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囊邮斋

朋友,让我们一起走进大山吧!山里的味道好极了。

 
 
 

日志

 
 

普安里古道、大红榕、自成桥与三角埕古官道、城山顶牵手榕  

2015-10-18 18:53:38|  分类: 游走四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次,我到福州仓山区城门镇白云村(原名城山村)普安里探寻一棵巨大的红榕,而引出连带探寻普安里古道、自成桥与三角埕古官道、城山顶牵手榕的诸多轶事。

  普安里位于城门山的山坳里,从市工业学校旁的城山顶陡坡上山,电动车很给力,一鼓作气就上了坡顶,在十字路口左转继续上坡,穿过市工业学校的天桥,在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到这棵红榕的雄姿,“鳌峰正境”前空埕上、古道旁、埕前一口池塘倒映着它巨大的身姿。据《闽县乡土志》记载,这棵红榕是1157年宋朝进士郑昺手植,至今树龄八百五十八年,主干树围十一米,古拙而苍老的树干需要十多人才能合抱,并分生出十多条二三十米长的枝干,冠幅可荫蔽一千八百平方米,是国家一级保护古树。有的人说,这棵榕树比福州国家森林公园里的榕树王还要大。而我在现场看到的并不觉得比福州国家森林公园里的榕树王大,带着不解询问了当地村民。村民说,树干腐烂后,不断地折断。所以,现在的树冠小了很多。因这棵红榕所处的地方比较偏僻,不会像国家森林公园榕树王那样受重视和保护。

  我在探寻红榕时偶然得知,红榕下的古道往北翻过山通往林浦村,往南通往山下的东塔村。有村民说,这条就是古官道。我不解,为什么古官道放着西边山脚的平原不走,而在这里翻山越岭呢?

  当我在普安里龙溪下石坡往东塔村走去的时候,正好遇到一个老年人上坡,就向他打听石景“自成桥”的位置。他指着前方溪边菜园里的水泥桥面说:“就在这水泥桥下。”原来,一段长约四五米,宽约两米,厚约四十厘米,其底部距离溪底岩层约二三十厘米的巨岩就横跨在龙溪溪涧,自成为“桥”,因称之。后来,有新刻《自成桥》诗于自成桥岸西岩石上,仰天。摩崖高一百九十厘米,宽一百二十厘米。行书,纵七行,字径十七厘米。文曰:

  “两峰遥接汉,片石度人过。瀑布三千里,澄淡百二河。天工元自得,人巧直如何。留咏前贤笔,临流起暮歌。

  郑恒旺暨宗隆、家、杰敬镌。”

  此诗原刊于清乾隆23年修纂的《城山郑氏族谱》,1994年由郑恒旺等人把诗文镌于自成桥边的岩石上。郑恒旺,城山村人,抗日战争期间入伍当兵,居台湾,创立台湾永生制革有限公司。诗文标题原为《自成桥》,刻文时省略之,“自成桥”三字榜书镌于溪东岸岩壁上。

       如今,自成桥已不成模样,上被水泥桥遮盖,下还有彩条布挡着,说是怕山羊进园吃菜。自成桥摩崖石刻下半部已被泼了防水涂料,无法清理。应该说,做出此举动的村民的素质有待提高。 

  当我与他聊古官道的事,他念出那一年我在闽侯县青口镇青圃村探寻穆岭古道时,村民用福州话唱的福莆古驿道青口穆岭段到福州城沿线路引:“青圃、兰圃慢慢走,乌龙过江三角埕。城门、黄山乡下路,后坂直拔白湖亭。下藤红墙十锦庙,梅坞过岭仓前桥。”那时,我还以为是青圃村的路引。这次,到了城门镇也听到了此路引,只不过在“乌龙过江三角埕”之后加当地十景的部分景:“金砖月印、石棺材、金鳌抱卵、水牛磹”,说明此路引应是当年福州出城古官道沿线家喻户晓的。他证实,三角埕古官道是在今福峡路旁,具体的线路就是经过今三角埕城门影剧院那里,当年都是长石板铺的路。后来,被拆除。到了城门,经过玄帝庙,又叫“五里亭”,在黄山也有一座“五里亭”,也就是每隔五里就有一座凉亭供行人歇脚,而通往林浦村的古道是村道。我在城山顶大王庙拍摄时,还遇到同样也是文史爱好者的中年一村民,他将三角埕这一段古官道的走向画了一张示意图给我,即从温墩村横穿过今福峡路到三角埕白云村,当年驿道旁有一口池塘和一棵榕树。现在,建起了民居,不复存在了。并说,山脚村里还遗留有古驿站一间。听说有古驿站遗址,我赶紧下山到村里寻找,还果真找到仅存的一堵土墙,上部正被用砖头加高。

  城山顶,不得不提到最早定居的当时祖家在河南的郑氏家族,从南宋到清朝,仅几百人的小小城山就出了二十二位进士。其中,最有名的当数宋乾道2年(1166年)的进士郑湜,他官至刑部侍郎,与朱熹是好友,十分赞赏朱子的理学思想。结果,同朱熹一道被新辅宰韩侂胄视为“伪学逆党”而遭惩罚,被贬回老家城山村。郑湜回到城山村后,朱熹也曾来此隐居在郑湜家。他们常在城山顶一边散步,一边议国事,并效仿西湖十景开发了城山十景:“江风山月”、“泉石烟霞”、“牛石奇象”、“金鳌抱卵”、“飞来仙石”、“自成天桥”、“龙溪夜月”等。

  城山顶山脚的三角埕古官道是历代福建下四府(福、兴、泉、漳)、北上经商及进京赶考的必经之路,城山顶路口的毓鳞宫旁有两棵“牵手榕”,就像一对情侣立在驿道边。这两棵榕树都生长在岩石上,没有土壤,立地条件差,但却生机盎然,被誉为“瑞木”。据《福建通志·郑湜传》记载,郑湜为宋乾道2年(公元1166年)进士,光宗初年,他被提举为秘书郎兼权吏部郎衣锦还乡时,在古道旁手植“牵手榕”,至今已有八百四十九年。遗憾的是,靠毓鳞宫的那棵榕树因树干腐烂怕被台风刮倒,几年前进行了截干处理。

  关于三角埕古官道还有一段传说,说的是明朝正德帝下江南路过三角埕古官道,因旅途又累又饿,恰遇卖光饼的经过,正德帝买饼充饥,一口下去,满嘴溢香,正德帝龙颜大悦,连呼“好饼”。从此,三角埕光饼声誉满闽县。

 


 

           普安里古榕。

普安里古道、大红榕、自成桥与三角埕古官道、城山顶牵手榕 - 囊邮斋 - 囊邮斋

 

             普安里自成桥旁不知年代的石桥。

普安里古道、大红榕、自成桥与三角埕古官道、城山顶牵手榕 - 囊邮斋 - 囊邮斋

 

              今已不成样的自成桥。

普安里古道、大红榕、自成桥与三角埕古官道、城山顶牵手榕 - 囊邮斋 - 囊邮斋

 

           自成桥旁刻于九十年代的摩崖石刻。

普安里古道、大红榕、自成桥与三角埕古官道、城山顶牵手榕 - 囊邮斋 - 囊邮斋

 

             刻于九十年代的“自成桥”摩崖石刻。

普安里古道、大红榕、自成桥与三角埕古官道、城山顶牵手榕 - 囊邮斋 - 囊邮斋

 

               疑是古驿站遗址的一部分。

普安里古道、大红榕、自成桥与三角埕古官道、城山顶牵手榕 - 囊邮斋 - 囊邮斋

 

           古官道曾经过这里。

普安里古道、大红榕、自成桥与三角埕古官道、城山顶牵手榕 - 囊邮斋 - 囊邮斋
 
 
           城门段古官道上的“五里亭”。
普安里古道、大红榕、自成桥与三角埕古官道、城山顶牵手榕 - 囊邮斋 - 囊邮斋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