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囊邮斋

朋友,让我们一起走进大山吧!山里的味道好极了。

 
 
 

日志

 
 

来自“鲇鱼”台风过后汤岭古道上杜溪桥的报道  

2016-10-02 16:07:45|  分类: 游走四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自“鲇鱼”台风过后汤岭古道上杜溪桥的报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我好个月没走山了。

  昨天,老张约我走汤岭古道—降虎寨。我担心汤岭古道茶亭之下有一段被2005年龙王台风水毁的古道经过这次“鲇鱼”台风后能否上得去。不过,倒是想看看“鲇鱼”台风过后的古道情况如何,更关注的是古道上杜溪桥的命运。

  于是,老张、老黄、我三人一起重走汤岭古道—降虎寨。

  汤岭古道是宋代福州出省的福温古道上为数不多的残留下来的一段较完整的古道,是福州驴友练脚、寻古探幽的经典线路。我们三人走过了无数次,唯一就是这次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古道。

   从贵安村新建的温泉公园门口开始进入汤岭,公园里“鲇鱼”过后的痕迹还未清理,公园门口新立有“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途经地”碑石,山脚的汤岭自然村里建有“中国工农红军先遣队北上抗日途经连江史迹陈列馆”,汤岭古道至半山的茶亭沿途新设立了三处有关红军途经连江的碑石或摩岩石刻,看来连江在挖掘古道的历史渊源上还打了红色的牌子。在半途,遇到一位带着小孩上山玩的当地人,我不失时机地向他打听途中“清咸丰年间进士墓道碑”墓主坟墓的情况。他告诉我,进士墓原来在附近的山坳里。后来,被开荒毁了。于是,解开了留在心里多年的迷。看着几年来墓道碑上始终鲜艳的描红,我觉得,其家族不知要比文物部门敬业多少倍。

  古道上,那段被2005年龙王台风水毁的古道看来是在2014年立红军途经连江石碑时修复的,但目前又毁了一点。半路上,看到两个村妇在清理古道上台风过后落下的残枝,说是村里雇她们来的。至茶亭大榕树为止,连江县地段的古道上偶有树木倒伏,受台风影响不是太大,可能是古道旁近年新种的小叶桉树比较抗风吧!

  走过茶亭,就进入福州宦溪镇的地界。想当年,我独自一人闯进齐腰高的杂草丛中杀出一条路的弯道上,此时冲满泥沙。一路上溜方、树木倒伏接连不断。从已锯断树木上的痕迹来看,是上一场台风所为。拐过一道弯,就到了杜溪,我一眼望去,果然不出所料,杜溪桥断了,仅存一孔。桥旁有一个人在修复自己三分地的护坡,一问,说是上一场“莫兰蒂”台风冲断的。晋安区文物保护单位杜溪桥地处两条小溪的汇集处,建于宋绍熙年间,至今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八百多年来,历经风风雨雨,始终屹立在杜溪旁,直至2005年被龙王台风所带来的山洪冲走北侧一孔上的两根石梁,存一根石梁,尚能通行。现在,这根石梁被冲走,这孔彻底断了。庆幸的是,南侧一孔刻有纪年石刻的石梁尚存。杜溪桥被水毁,与其说是龙王等天灾,还不如说是人祸。杜溪桥周边的地形地貌不断地被改变,造成水流的改变,以致带来的恶果。更可怕的是,几年前,有人就在离桥十几米的下游的溪里安上两段涵管,上面覆土作为进果园的通道,造成溪水排水不畅,抬高水位。如果不恢复原状的话,杜溪桥离灭顶之灾就不会多远。继续往上走去,几十米外的溪旁就是当年某通信公司一副总建的别墅,当年雄心勃勃地要在溪对岸建休闲鱼塘,而至今还没建成,不知是最近官运不通,还是说,因廉政建设而停工了。要是建起来了,一旦崩溃了,受伤的还是杜溪桥。别墅前的护坡倒塌了,别墅前的古道也被冲毁了,我们只能小心翼翼地在乱石中淌水过去。 

  一路上,雨时下时停。最后,也懒得再去穿雨衣。走过了这一段令人痛心的古道,终于来到了降虎寨,北寨门口野草戚戚,城墙上也是爬满藤蔓。

  到了降虎寨,可以歇脚吃饭啦!

 

 

“鲶鱼”台风过后来自汤岭古道上杜溪桥的报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鲶鱼”台风过后来自汤岭古道上杜溪桥的报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鲶鱼”台风过后来自汤岭古道上杜溪桥的报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鲶鱼”台风过后来自汤岭古道上杜溪桥的报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鲶鱼”台风过后来自汤岭古道上杜溪桥的报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鲶鱼”台风过后来自汤岭古道上杜溪桥的报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鲶鱼”台风过后来自汤岭古道上杜溪桥的报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鲶鱼”台风过后来自汤岭古道上杜溪桥的报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鲶鱼”台风过后来自汤岭古道上杜溪桥的报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鲶鱼”台风过后来自汤岭古道上杜溪桥的报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鲶鱼”台风过后来自汤岭古道上杜溪桥的报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鲶鱼”台风过后来自汤岭古道上杜溪桥的报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鲶鱼”台风过后来自汤岭古道上杜溪桥的报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鲶鱼”台风过后来自汤岭古道上杜溪桥的报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鲶鱼”台风过后来自汤岭古道上杜溪桥的报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鲶鱼”台风过后来自汤岭古道上杜溪桥的报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鲶鱼”台风过后来自汤岭古道上杜溪桥的报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鲶鱼”台风过后来自汤岭古道上杜溪桥的报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用微信  “扫一扫”

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鲶鱼”台风过后来自汤岭古道上杜溪桥的报道 - 囊邮斋 - 囊邮斋 

用易信  “扫一扫”

将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