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囊邮斋

朋友,让我们一起走进大山吧!山里的味道好极了。

 
 
 

日志

 
 

徒步健行五四北(小岭)——红庙村——江南竹村——岭头  

2010-11-27 22:28:18|  分类: 游走四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穿越五四北(小岭)——红庙村——江南竹村——岭头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今天,我们选择了一条登山寻古的新线路,原打算三、五个博友小范围一起走。后来,越来越多的博友要求加入。因此,就有了十一人的队伍。

       我们从五四北小岭上山,这里也是一条古道。后来,因埋设军用电缆而部分遭到破坏。去年,我在一位山友的带路下,第一次走了此道。阴凉的树荫,尤其是夏天走在这条线路是非常爽快的事。

穿越五四北(小岭)——红庙村——江南竹村——岭头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穿越五四北(小岭)——红庙村——江南竹村——岭头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我们从宦溪镇牛项村穿过县道,牛项村旁茶园绿色茵茵(上图),令人心圹神怡。从这里开始,是一条我们当中谁也没走过的新线路。我们边走边探路,在村村通公路的政策下,现在的村道都铺上了水泥路面,方便人、车行走,但古蹬道已损毁贻尽。好在沿路上还有不少人烟,可以问路。这里是山坡的顶部,地势平坦,沿线的红旗茶场范围内还是福州华威驾校(右上图)所在地,偌大的培训场地,学员车来回穿梭,好不热闹。穿过红旗茶场,很快就到了福州垃圾填埋场所在地的红庙岭,这是福州令人生畏的地方,人们避之不及。而眼前映入眼界的是一座现代化的、花园式的垃圾焚烧厂(右下图)正冒着缕缕轻烟,由于没有经过垃圾填埋场,这里没有垃圾臭气熏天的味道。在垃圾焚烧厂前,我们从新开的公路右拐走向红庙村,这里周边的几条进场公路将山体翻了个底朝天。

穿越五四北(小岭)——红庙村——江南竹村——岭头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下一站目的地就是红庙村,据晋安区文管办原主任黄荣春撰文介绍,宦溪镇弥高村、桂湖村、民义村,寿山乡(原岭头乡)红庙村、江南竹村、前洋村先后发现六块示禁碑(告示碑)。今天,我们顺路要探访这块示禁碑。从介绍中得知,红庙示禁碑在红庙村溪边,我们一进入村界就一直向村民打听示禁碑的下落。在一个自然村,一村民告诉我,石碑在红庙村的庙旁。但我半信半疑,不是说在红庙村溪边,难道还有另一块?终于进村了,我又向村民打听,村民还是说在庙旁。我们赶紧走过一睹为实,在溪旁有红庙胜境的村庙(左下图),庙前是一条古道,在溪旁古道的一棵大树下,看到一块石碑(右下图),由于没有人为的干扰,粗壮的树根已将碑座牢牢缠住。石碑为花岗岩石质,长满干的青苔,字迹有点难辨认,但看出是清咸丰年间的古碑。这就是宦溪镇六块示禁碑(告示碑)之一的红庙村示禁碑,我终于找到它了。碑长

穿越五四北(小岭)——红庙村——江南竹村——岭头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徒步健行五四北(小岭)——红庙村——江南竹村——岭头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1.48米、宽0.57米、厚0.13米,碑面上刻着密密麻麻的碑文,曰:“即补分府、福州侯官正堂、加十级、纪录十次蔡,为示禁事。咸丰六年(1856年)二月十五日,据四十都红庙铺乡长王长盛、张其丰、社长张世千、张克珪等呈称:切盛等住辖红庙、青石桥、庙前、胡椒林、虎爬、牛项、白土、溪尾等墩,讵今迩来,竞有方外贼匪,往往欺盛,并有恶丐、麻疯结队呼群,据社庙,沿门强乞种种贻殃,实深惶恐。侯官县正堂刘于咸丰六年(1856年)为此示仰该处居民人等知悉:倘有外来麻疯乞丐,着该处地保驱逐出境,勿许逗留。自示之后,倘敢成群结队,持强索扰,指名赴县呈控,立即严拿究追,从重惩办,决不姑宽,各宜凛遵毋违,特示。大清咸丰六年三月给”

穿越五四北(小岭)——红庙村——江南竹村——岭头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中午时分,我们进入江南竹村界,这里是福州典型的别墅聚集区,我们游览了朱熹女婿黄榦墓。这里青松翠柏庄严肃穆,草坪似柔软的地毯铺满全园,随着地势起伏。如果没有墓台的存在,仿佛进入城市公园。随后,我们又继续寻找另一块江南竹村示禁碑的下落。据资料介绍,此碑是立在水井旁。后来,我们在村口的苞牺胜境旁的村庙前找到了它,原来,村里已将其重新树立起来。

       从江南竹村到石牌村仅十来分钟的时间,本想在此等林阳寺出来的班车,因还要等个把小时,我们放弃了坐车,从石牌村继续走到岭头。沿途的前洋村还有一块示禁碑,经向多位老人寻问,得知就在公路旁的上面。一位老人,走路抖抖兢兢的,说话有的含糊不清,但他还记得这块碑是黄荣春来找过的。按着老人指引的大致方向,但是,我们就是找不到。当我们要放弃时,来了一位骑电动车的老人,穆睦向他寻问。他告诉我们,这块碑已被拿去田边铺路了,要在前方不远处的田间找。路边的田地范围好大,因急于赶路,只好放弃,甚是遗憾。但我想,等哪一天专门来这里寻找,一定能找到它。

       今天,我们穿越的路程大约有二十公里左右。走过北峰的村子,发现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每个村之间相隔都有个把小时的路程,象今天这几个村也是如此,当你上路后,左右没有可拐出的路,不进则退。其中,两位福清上来的博友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坚持到底,真不容易。

 

 

                                   红庙村示禁碑。

穿越五四北(小岭)——红庙村——江南竹村——岭头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黄榦墓。

穿越五四北(小岭)——红庙村——江南竹村——岭头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江南竹村示禁碑。

穿越五四北(小岭)——红庙村——江南竹村——岭头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82)|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