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囊邮斋

朋友,让我们一起走进大山吧!山里的味道好极了。

 
 
 

日志

 
 

艰难的南阳顶——驼峰——九重溪穿越之行(二)  

2010-12-05 20:48:03|  分类: 游走四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艰难的南阳顶——驼峰——九重溪穿越之行(二)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吃过午饭后,一行人马在溪谷中喝茶、侃大山,美美地休息到二点半继续上路。听说,下午下山只要个把小时就可以到达九重溪,五点半到福州。

       上路后,发现下午的线路与上午大不相同,属于高绕的线路,崎岖不平的山路绕着山体走。然后,在与另一座山体的交接处或穿过溪谷,或穿过悬崖绝壁,也不知绕过多少道这样的山体。有几处的溪谷中没有大石头,有意思的是,与过去省体育中心的滑水道一样,但从这里滑下去,底下就是万丈深渊的大峡谷,是不好玩的,大家一个接一个小心翼翼地通过。其中一处是踩着陡坡上的横向长的树根过去的,只能一个、一个分开走,生怕踩断了,后面的就没得玩。真是既惊险又刺激,巧夺天工,山路处处为径。

       九十四人的大部队中,其中有一个由她妈妈带着的年仅七岁的小女孩,瘦小的个子,戴一副小眼镜,整个上午都走在队伍的前头,身后有一个瘦瘦的高个子男山友在保护着她。我说,这是继上次走康坂到马尾状元山庄线路时发现的两个七岁、九岁女小强驴后,又发现的又一个小女强驴。下午,我走在她的后面,在停下来等前面的人马慢慢地通过险道时,听到小女孩的讲话更雷人。她问:“妈妈,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多男的都不喜欢我,只有伯伯(保护她的山友)喜欢我?”旁边的山友对她说:“你还未长大,女孩长大了就有很多男的喜欢。”这时,她伸出两只大拇指,弯曲着做拜堂的样子,说:“那我赶快长大,就可以这样了!”她妈妈对她说:“你别说了。再说,等下伯伯都不好意思带你了。”当山友问她妈妈,怎么把这么小的孩子带来走这难走的线路时,她妈妈只是轻描淡写地应道:“报名时问过领队,他说可以走。”没有指责,更没有说上当受骗之类的话。一会儿,小女孩又说了一句该由老驴说的话:“等一会儿,五点二十分天就黑了。”这时,我们还在半山上,看来五点半到福州是不可能的。

       窄窄的山路,大部分地段仅容易一人通过,左侧就是万丈深渊。当我看到对面山头上的美景时,不忍心错过这样的机会,就停下来拍照。要是使用手动档拍的话,要折腾好久。这时,后面要堵一大堆的人。从少影响后面的人着想,我只好用自动档来拍。我原在队伍的中间位置,因为要停下来拍踩陡坡上横向长的树根当路走的镜头,刚好这里的路口尚宽。所以,一下子有十几个人超过去了,后来,都是窄窄的路再也无法超越。于是,就落到了六十来个的位置。说到堵路的事,还有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不知是缺少平衡性还是缺少锻炼,七岁小女孩能走过的路,他不敢走,几乎是用爬着过去。这时,背包由他妈妈来背了(实际上在南阳顶登顶时,就由他妈妈来背了)。

       接下去是下切,这一段路更陡峭,六、七十度的坡,山路呈之字形往下伸,沙石的山路上光溜溜的,两边没有可拉拽的灌木。这时,要是有人带一把小山锄开路就好了。遗憾的是,我也没带上,只能靠各人各显神通。路上方的斜坡上还不时有小石块滚落下来,一个年轻的山友逞能,从斜坡上冲下来,许多石块随着滚落下来,人们纷纷制止他这种行为。一路上,我一直在思索,在渺无人烟的地方是谁开辟了山路,是猎人?还是烧炭人?或是当年的游击队?

       五点十分,太阳在山头仅剩下余辉,马上就要落山了。这时侯,我们最后一次穿过溪流。我在溪流处拍下天黑前的最后一张照后,就将照相机收到登山包里,没有停留,继续上路。山里的太阳说没就没了,我忘了小女孩说过的“五点二十分天就黑了”的话,没有在溪里将头灯准备好。没走几分钟时间,天一下子黑了下来。我只好停下来,在半路上装头灯电池,把安全帽放在路上,在戴头灯时,一不小心,自己一脚将安全帽踢到了路下的溪里,将安全帽永远地留在溪里,害苦了几百年后的考古工作者还要考古研究许久、许久。

       在深山密林中走夜路,是考验新驴、老驴的时候。这时,与我同行的有十个人,其中一人是领队。除领队和我有带头灯外,八个人都没带头灯。其中,两个小MM每人仅持一根登山杖。后来,才知道登山杖还是领队借给她们的。中午,她们将东西吃完后,没带包、没带水,什么都没有带,赤手空拳下山。两个小MM说,她们第一次登山,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看到她们已没吃的了,我想起,我的包里还有一排的巧克力。在登山途中,用巧克力补充能量是最好的办法。于是,就拿出来分给她们一人一半。一路下来,手机都没有信号,只能当作手表用,全队人马仅靠领队四部对讲机联络。在密林中走夜路,黑暗中不出几步路就分不清出路。这时,开路的领队投下的路标越来越密,在黑暗中,我们全靠它指路。说来开路的领队顶辛苦的,一路上背的纸质路标最少也有十来斤。到了是高绕还是在九重溪过渡的叉路口,跟我们一起走的领队回头接应那个无法走路的年轻人。这样,一路上我们九个人就靠我一盏头灯照明,好在我的头灯有远光的,可以照出二十几米。随着路形的改变,一会儿照左边,一会儿照右边。

       六点半,我们来到了九重溪。这里有一条靠钢丝绳牵引的竹筏当渡船供游人过渡 。据船工介绍,大水季节时,九重溪的水深五米,现在这个季节才三米。下星期来的时候,就不用过渡了,可以直接走过去了。过了渡口不远,有一座水泥桥,走过桥后,右转就进入景区的游览路。入夜,景区里静悄悄地,一片黑暗。八重溪的景区靠自己发电照明,接近景区大门时才有了电灯。

       七点半,我们一行到达景区大门。这时,离下山出发时间是五个小时。接近八点,最后一批的二十几个人到达。据他们说,是三个领队带着那个年轻人走出来的,好在他们有十几盏头灯,几乎每隔一人就有一盏头灯。

       九点钟,我们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福州万象城,结束了艰难的南阳顶——驼峰——九重溪穿越之行。

 

                                           下山途中。

艰难的南阳顶——驼峰——九重溪穿越之行(二)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艰难的南阳顶——驼峰——九重溪穿越之行(二)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艰难的南阳顶——驼峰——九重溪穿越之行(二)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艰难的南阳顶——驼峰——九重溪穿越之行(二)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艰难的南阳顶——驼峰——九重溪穿越之行(二)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艰难的南阳顶——驼峰——九重溪穿越之行(二)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艰难的南阳顶——驼峰——九重溪穿越之行(二)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踩着陡坡上的横向长的树根走过去。

艰难的南阳顶——驼峰——九重溪穿越之行(二)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队伍中第二人就是七岁小女孩。

艰难的南阳顶——驼峰——九重溪穿越之行(二)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沿途山景。

艰难的南阳顶——驼峰——九重溪穿越之行(二)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艰难的南阳顶——驼峰——九重溪穿越之行(二)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艰难的南阳顶——驼峰——九重溪穿越之行(二)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艰难的南阳顶——驼峰——九重溪穿越之行(二)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艰难的南阳顶——驼峰——九重溪穿越之行(二)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艰难的南阳顶——驼峰——九重溪穿越之行(二)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艰难的南阳顶——驼峰——九重溪穿越之行(二)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天黑前,拍下的最后一张照。

艰难的南阳顶——驼峰——九重溪穿越之行(二) - 囊邮斋 - 囊邮斋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41)|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